哈罗铁路罗中站货运为主 不设售票厅候客厅

http://www.tianshannet.com 天山网   2012年09月06日 12:41:38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天山网讯(记者吴雷霆报道)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钾盐壳地,在距离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失踪地只有80公里的地方,3栋小楼孤零零地矗立在戈壁上。

    不设售票厅、候客厅,更不通公交车,从站里出来穿过戈壁滩到附近的罗布泊镇,步行至少得半个小时,这就是中国奇特的火车站——罗中站。

    再过一个多月,呼啸而来的火车将打破这里的宁静,举世瞩目的哈(密)罗(布泊)铁路将正式通车。

    盐壳地上的“绿色建筑”

    8月26日,记者一行驱车从若羌县城出发,先后途径柏油路、石子路、盐碱路,历经3个多小时到达了罗布泊镇。从镇办公大楼出发,车辆又向罗布泊腹地行驶了15分钟,我们到达了哈罗铁路的最后一站——罗中站。

    褐色坚硬的盐壳地上,三栋绿色小楼引人注目。在这些建筑的附近,还有铁路的一些配套设施,以及施工队伍的一长溜营房车,一位工友在露天搭建的临时灶台上做晚饭 。

    罗中站很小,但作为一个以货运为主的火车站,机构设置却一样也不少。除了信号综合楼、综合工区综合楼、轨道车库、储油间外,还有防寒小屋、列车救援列车办公室、乘务员公寓等,建筑面积有5803平方米,共有18座建筑。

    下午7点多,我们在信号综合楼门前遇到了正在搬家的几名工人。问后得知,他们来自中铁十四局电气化公司,目前,电力、通信、信号等铺设已接近尾声,大部分人正在撤出。大楼门口,标着“罗中 65公里-东台地”字样的站牌还在地上侧放着。

    遭遇沙尘暴 电视机被风刮走

    走进信号综合楼大楼,里面还是空荡荡的,有的房间还在粉刷油漆,更没摆放办公家具。在二楼一个房间,我们遇到了几名赤膊的工人。看着摆满锅碗瓢盆,一片凌乱的房间,来自中铁十四局电气化公司的技术员李洪禹不好意思地招呼记者坐下。

    李洪禹,生于1982年,来自济南,已经是一个5岁男孩的父亲。他告诉记者,3月22日,他们一行十多个人来到哈罗铁路项目部。此前,他正在北京进行地铁9号线的施工,工作之余逛北海公园,住的是带空调的板房,一日三餐都很丰盛。从北京到罗布泊,那感觉可谓是“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全长374.83公里的哈罗铁路沿途设花园、南湖、沙哈、巴特、鲢鱼山、黑龙峰、多头山、东台地、罗中共9个车站。6月10日以前,李洪禹一直以南湖为中心,先后在花园、南湖、沙哈、巴特站施工。

    在巴特车站工作的经历李洪禹至今记忆犹新。这个车站设在“全年200多天都在刮大风,最大风力超过13级”的罗布泊腹地。说是车站,其实是“一个用废旧彩钢板建在平板车上的活动板房”。4月22日,一场沙尘暴袭来。“我们住的彩钢板房生生地给风撕碎了,风停了之后,我们发现一台电视机也被刮走了。”李洪禹说。

    那时候虽然天天喝风、吃沙子,但饮食还能跟得上。但到6月11日,这样的“好日子”再也没有了。当天,他们离开鲢鱼山站,继续向罗布泊腹地挺进,从此再看不到一片绿色树叶。

    6月至8月的罗布泊,平均每天的最高气温都在45摄氏度,在外面不干活,呆一会也是汗流浃背。工人们选择在7点-12点、17点-21点两个时间段施工,其余时间段只能呆在房子里,尤其是夜里,看着窗外黑漆漆的戈壁,心里充满无法排遣的荒凉和寂寞。

    在这里施工的工人都是技术最过硬的,谈起这一点,李洪禹很自豪。由于这里地处不毛之地,常年是高温、大风天气,对施工技术要求极严。在其他车站,很多设备用铸铁就可以了,在这里就要用复合材料。

    “在这里工作,工资肯定比其他地方高得多吧?”记者问。

    “哪有啊,三金扣完每月到手是5000元,也就比其他地方多了1000多元的风沙补贴,单纯想挣钱,就不会到这个地方来了。“李洪禹说。“不过,网友得知我们在罗布泊修铁路,都羡慕得不行。

稿源: 巴州报社 责编: 实习生 周率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