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族《黑萨》史诗

http://www.ts.cn 天山网   2012年11月20日 17:01:50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与被誉为“中国三大史诗”的蒙古族《江格尔》、藏族《格萨尔》以及柯尔克孜族《玛纳斯》相比,作为叙事史诗的哈萨克族《黑萨》,从这个民族诞生起便一直伴随着哈萨克人发展至今。

    作为哈萨克族特有的一种叙事长诗,《黑萨》主要以吟唱的形式来启迪人们的思想,告诫人们该如何生活。它把最活跃、最美丽的东西袒露出来,流淌着一个民族蓬勃向上的文化形态,哈萨克族的每个人都可以用适合自己的曲调来演唱、解读《黑萨》。

    较之以往,如今会演唱《黑萨》的人已越来越少。在许多哈萨克人的心中,《黑萨》似乎成了过眼云烟,成了一个难以言说的符号……

    哈萨克史诗的绝唱

    在尼勒克县哈拉托别乡萨依博依村,现年70岁的哈萨克族牧民吐尔逊艾力是如今在伊犁河谷为数不多的《黑萨》吟唱者,他不必翻看任何文字资料就能将一部上万字的叙事长诗完整地唱颂出来。在我国保存的比较完整的200多部《黑萨》曲目中,老人能唱30多部。

    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当记者走进萨依博依村,吐尔逊艾力正坐在自家的床上搜索着关于《黑萨》的记忆。随行的翻译向老人说明了记者的来意,老人于是唱了起来:

    特克斯河、巩乃斯河和喀什河,

    汇聚而成美丽的伊犁河。

    太阳照耀着的昆仑山,

    公牛肉汤一样的河水,

    金子一样的土地,

    这里是哈萨克人民最好的牧场……

    没有剧本,完全凭借记忆演唱,老人的声调似唱似说,似吟似叹,充满了神秘,犹如强大的磁场,将记者吸引。在老人的歌声里,美丽的伊犁和哈萨克的传奇被描绘得气势磅礴,善恶兼杂的世俗被调侃得穷形极相,高山神湖被赞颂得神圣尊严……他就那样旁若无人地唱着,变化无穷的唱词如打开了水闸般不断奔涌而来。

    唱完这首歌需要3天多时间,所以老人慢慢收住了余音,默默地坐在炕上,深深的眼窝溢满泪水。他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是想到了学唱《黑萨》的艰辛,还是演唱《黑萨》给他带来的风光,或者是对《黑萨》的吟唱面临断层的担忧?

    老人缓缓打开了有关《黑萨》的记忆闸门:“儿时没有什么娱乐方式,农闲时节,我就在长者的影响下学唱《黑萨》。没有文字记载,没有录音资料,有的只是我的记忆力。那时候交通也不是很便利,为了学唱《黑萨》,我骑着马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前往河谷各地拜师。当时比较出名的《黑萨》演唱者努史别克、夏衣克斯拉木都成了我的师傅。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十多年时间里,我硬是将40多部《黑萨》唱词全部背会……”

    采访中,老人告诉记者,《黑萨》的篇幅巨大,一部就长达几千行甚至几万行,曲折复杂的情节伴随着形象丰满的各类人物一一展开。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过去哈萨克各个部落的《黑萨》唱腔尚未形成曲牌名称,因此在个人演唱风格和形式上大不相同。

稿源: 中国网 责编: 实习生 周率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