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骞两次出使西域

http://www.ts.cn 天山网   2012年11月20日 17:11:33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西汉初年,我国北方匈奴族的奴隶主贵族经常发动战争,扰掠汉朝北方各郡县,俘掳人丁,掠夺财物,使生产遭受到严重的破坏。当时汉朝建立不久,政权尚未十分巩固,国内的藩王割据势力很大。汉朝政府除了对付封建王侯的叛乱外,尚无力阻止匈奴的掳掠。在这种情况下,汉朝政府为了保境安民,采取了和亲与赠送财物的办法,把宗室的女子封作公主嫁给匈奴单于,并且每年向匈奴赠送大批的物品,约定不得再进犯。和亲虽然收到了一时的效果,但并没有完全消除匈奴对汉朝北方边郡的掠夺。

    大约在公元前177年(汉文帝三年),匈奴占领了天山南北的广大地区, 在焉耆(今新疆焉耆)、危须(今新疆和硕东)、尉犁(今新疆尉犁)等地设置“僮仆都尉”(奴隶总管),征收赋税和进行奴隶制统治。

    到了西汉中叶武帝的时候,中央政权进一步巩固,国内王侯的势力大大削弱,生产有了发展,军事力量随之加强。所有这些都为抗击匈奴提供了有利条件。于是,汉武帝决定反击匈奴。其战略是:在东方切断匈奴与各族的联系,在西方切断与羌族的联系,并遣使联络西域共同抗击匈奴。汉武帝为了实现这个战略,准备派遣使者到西域寻求同盟者。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建元三年),汉武帝从一个匈奴俘虏的口供里得知:生活在敦煌附近的月氏人,多次遭受匈奴的攻击,月氏王被杀,大部分月氏人被迫西迁。西迁的月氏人历史上称为大月氏,仍留在河西地区的少数月氏人则被称为小月氏。月氏人对匈奴是怀有仇恨的。汉武帝认为,联络大月氏共同抗击匈奴是实现他的全部战略的重要步骤。于是,悬赏招募出使大月氏的使臣。郎官张骞(汉中人)应募承担了出使的任务。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建元三年),张骞带着汉朝政府给他的100多名随从人员,离开长安向西域进发。在随行人员中有一胡人(少数民族)名甘父(因其曾为堂邑县人家的奴仆,故又名堂邑甘父,或简称堂邑父) ,充作张骞的向导。从长安到西域,必须通过河西走廊,当时河西一带还控制在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的手里。张骞及其随从人员进入河西走廊后,原想伪装越过,却被匈奴巡逻的骑兵捉住,送到了匈奴单于王庭(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境内) 去了。

    匈奴军臣单于想通过威吓和诱惑使张骞投降,为匈奴效劳,并迫使张骞娶了个匈奴女子为妻。张骞在匈奴过了10年多的半囚犯式的生活,最后终于找到机会,偕同堂邑甘父及随从人员逃出了匈奴的辖区,继续西行。

    张骞西行的旅途生活非常艰苦。他以坚忍的毅力克服了许多困难,历经戈壁沙漠和荒山野林,忍受了风沙、干渴、饥饿的困苦,战胜了野兽的威胁,一路上仗着随从堂邑甘父猎取禽兽充饥。这样走了几个月,跋涉数千里,才到了大宛。大宛王早就听说过汉朝的富饶,想与汉朝互通使节,见了张骞非常高兴。大宛王派遣向导护送张骞到康居,再由康居把他送到大月氏。这时, 大月氏已占有原属大夏的地方,土地肥沃,户口殷盛,农业和畜牧业都很发达,不想再返回故乡和匈奴打仗了。张骞联络大月氏抗击匈奴的目的未能达到,便在大月氏各地观光考察了一个时期后启程回国。

    张骞鉴于初来时的道路困难,归国时便选择了沿着塔里木盆地和柴达木盆地绕道羌族地区的途径,想躲开匈奴的阻挠。没想到这个地区也已被匈奴控制,结果张骞和唯一随从人员甘父又被捕了。被拘留一年多后,军臣单于逝世,匈奴内部发生争夺王位的内乱,张骞乘机偕同匈奴妻子、甘父等一道逃出,于公元前126年(汉武帝元朔三年)回到长安。张骞出使时随从共百余人,这时回到长安的只有他和甘父二人。

    张骞与甘父出使西域,历时共13年,曾先后到达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等国,看到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听到了很多没听说过的事情。他回到长安后就向汉武帝做了汇报。汉武帝为了表彰他俩的功绩,封张骞为太中大夫,封甘父为奉使君。

    张骞与甘父出使西域联络大月氏共同抗击匈奴的目的没有达到,汉武帝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出击匈奴的战略,仍然想继续在西域寻求同盟者;同时,西汉的富商大贾对于打通西域商路很感兴趣,也积极支持汉武帝沟通西域。张骞被拘留在匈奴的时候,听到匈奴西部有一个国家叫乌孙,屡遭匈奴攻打,认为和乌孙联盟后与大夏等国也可以结盟,从而切断匈奴的“右臂”,因此很想再次到西域联络乌孙。他的建议得到了汉武帝的赞许。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元狩四年)张骞率领随员300多人,每人备马两匹,携带牛羊万余头和大批的币、帛(丝织品),第二次出使西域。当时,匈奴的休屠王已被杀,浑邪王率领所属部众投降汉朝,汉朝在河西先设置了武威、酒泉两郡,为开辟西域通道创造了有利的条件。所以,张骞一行很顺利地到达了乌孙住地。

    张骞到达乌孙住地的时候,正值乌孙国内闹纠纷:60岁高龄的乌孙王猎骄靡想把王位传给他的长孙军须靡,他的次子不同意,遂掀起内战。乌孙在内乱中,顾不上考虑和汉朝结盟的问题。当时虽未结成同盟,但是由于张骞传达了汉朝的意图,乌孙王感到汉朝是一个大国,答应派专使到汉朝答谢,从而为汉朝与乌孙友好关系的发展播下了种子。在乌孙期间,张骞还曾派副使分道赴大宛、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和天山以南的于阗(今新疆和田)、 扜罕(今新疆于田县境内)等地进行政治活动,在汉朝与天山南北及中亚地区之间建立起了友好关系。张骞在出使西域期间,由于能够“宽大信人”,深得当地少数民族的爱戴。公元前115年(汉武帝元鼎二年)张骞回到长安,过了一年多就逝世了。

    张骞通西域之前,内地人们对于西域的情况了解很少。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共历时18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亲身到过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乌孙,又考察了其他五六个小国的情况。从此,汉朝政府对于西域的自然环境、风土人情、社会经济、政治制度、交通路线等才有了较多的了解。这就为汉朝反击匈奴创造了有利条件,并且促进了内地人民和西域各族人民的相互了解与来往。张骞逝世以后十年,即公元前105年(汉武帝元封六年),乌孙王猎骄靡派遣使臣到汉朝赠送良马千匹,要求与汉朝和亲,汉武帝就把江都王刘建的女儿细君封为公主嫁给了乌孙王猎骄靡。军须靡继乌孙王位后,汉朝又把楚王刘戊的孙女解忧封为公主嫁给军须靡。乌孙与汉朝结成同盟后友好关系日趋密切。后来,当匈奴进犯乌孙的时候,汉朝政府发兵15万人,配合乌孙兵5万人共同打败了匈奴。其后,汉朝还多次联合西域各国反击匈奴, 终于使西域各族人民摆脱了匈奴的奴隶制统治。

    张骞出使西域期间非常重视搜集西域的农作物的种子,并把它们带到了内地种植。葡萄、苜蓿等就是由张骞传到内地的;乐器中的胡角也是由张骞带到内地的。另外,张骞出使西域时,还把大批的丝织品带到了天山南北和中亚地区,引起了当地贵族与商人极大的兴趣。

    自张骞通西域后,汉朝有很多人借着出使的机会进行商业活动,所谓“使者相望于道,一辈(批)大者数百人,少者百余人”,一年中“使多者十余(辈) ,少者五六辈”便是这一情况的写照。这些使者都打着博望侯张骞的旗号以取信于西域各国。同时,西域的商人也以“贡献”为名,把当地的特产运到内地进行交易。可见,自张骞通西域后内地和西域交通日渐发达,经济文化的交流也日趋密切了。

作者:徐伯夫 稿源: 今日新疆网 责编: 实习生 周率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