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和《西域引》

http://www.ts.cn 天山网   2012年11月20日 17:12:47    我来说两句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谭嗣同(1865~1898年),湖南浏阳人,字复生,号壮飞,为维新变法而壮烈捐躯的戊戌六君子之一。以他的理论著述和激进实践,在中国近代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他不但留下著名的《仁学》一书,也留下200多首诗作,其中包括早年游历新疆时所作的优秀诗篇《西域引》:

    将军夜战战北庭,

    横绝大漠回奔星,

    雪花如掌吹血腥。

    边风冽冽沉悲角,

    冻鼓咽断貔貅跃,

    堕指裂肤金甲薄。

    云阴月黑单于逃,

    惊沙铿击苍龙刀,

    野眠未一辞征袍。

    欲晓不晓鬼车叫,

    风中僵立挥大纛,

    又促衔枚赴征调。

    古称西域的新疆,自汉朝就列入中国的版图。各民族人民世世代代在这里劳作开发、繁衍生息。1865年(清同治四年,是年谭嗣同出生),中亚浩罕国军官阿古柏,趁新疆各族人民抗清起义后各地封建主分裂割据和相互攻伐的混乱之机,率兵入侵新疆,先是占领整个南疆地区,建立所谓“哲德沙尔(意为七城)汗国”,1870年又进占吐鲁番、乌鲁木齐、玛纳斯等地。1871年,早已虎视眈眈的沙俄悍然出兵侵占我国伊犁。外敌肆虐,国土沦丧,新疆各族人民惨遭侵略者铁蹄的蹂躏。祖国西北边疆的严重危机,引起举国上下的密切关注。

    1875年(光绪元年),清廷任命陕甘总督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1876年春,行营由兰州移至肃州(今甘肃酒泉),调集湘军及原新疆驻军五六万人组成西征军,委任青年将领刘锦棠总理行营营务,负责前敌全权指挥,各部协同作战,立秋时节首先打响了乌鲁木齐战役。8月10日夜,率马步各军突袭黄田,次日告捷,17日攻克古牧地(今米泉市南),接着连克乌鲁木齐、昌吉、呼图壁诸城。11月6日,清军会合攻克玛纳斯,将盘踞北疆的阿古柏势力扫荡殆尽。

    《西域引》描写的就是乌鲁木齐之战。据梁启超所撰《谭嗣同传》说,他“弱冠从军新疆,游巡抚刘公锦棠幕府。刘大奇其才,将荐之于朝,会以刘养亲去官,不果”。古时男子20岁左右称弱冠。谭嗣同在刘锦棠幕府听到10年前的这次战役,为将士们奋勇杀敌保卫边疆的爱国至诚所感,以向往与敬仰之情,写下这首《西域引》。引为古代乐府诗体的一种。

    诗中的将军即指刘锦棠。北庭即北庭都护府,治所在庭州(今吉木萨尔县北庭故城)。上述作战地点唐代均属庭州管辖。“将军夜战战北庭”,起句7个字明确交代了人物、事件、地点和环境。接下来围绕“夜战”进行了绘声绘色的描写。莫以为首战黄田的夜晚会是秋月如水,蛩虫唧唧。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不是早有“胡天八月即飞雪”的诗句么?飞雪在岑参笔下化作了“千树万树梨花开”,但在谭嗣同的笔下却是“雪花如掌吹血腥”。恶劣的气候更衬托出夜战的残酷。寒风凛冽,使往日清亮的号角显得悲咽了;天寒地冻,竟连战鼓也敲不响了。而将士们却似流星疾驰穿过大戈壁,如虎豹般勇猛地扑向敌人。可知他们身穿单薄的战衣,是怎样忍耐着雪夜的苦寒,甚至冻裂皮肤、冻掉指头,“堕指裂肤金甲薄”,比起岑参笔下的“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不是更为艰苦吗!谭嗣同还改造唐人卢纶的《塞下曲》:“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他借单于指溃败而逃的阿古柏及其匪帮。军士们在寒夜里露宿沙场,枕戈待旦,没有一个人想要解甲离去。鬼车即鬼车鸟,又称九头鸟,传说中的不祥怪鸟,它在黎明前的声声啼叫,更显示出激战后沙场的沉寂与凄凉。风又呼啸了,而军士们却高举战旗,挺立在寒风中。枚,形同短筷,两端有带,可系于颈上。古时进袭敌人,为防止喧哗,常令土兵衔在口中。结句意为军士们整装待发,准备投入新的战斗。全诗翻译成现代语文如下:

    将军深夜与敌人激战北庭,

    横跨大沙漠奔驰快似流星,

    雪花如掌空中漫舞夹杂血腥。

    边塞寒风凛冽使号角声悲咽,

    天冷地冻战鼓不鸣将士勇跃,

    冻掉手指冻裂皮肤战衣单薄。

    在漆黑的夜晚敌人狼狈溃逃,

    将士们策马奋力追击挥舞战刀,

    露宿荒野枕戈待旦未脱战袍。

    天色将亮不祥的九头鸟又在鬼叫,

    将士们高举战旗挺立在寒风中,

    个个整装待发正准备新的征调。

    清军乘胜追击,越过天山南下,一路势如破竹。1877年5月,溃败中的阿古柏在库尔勒被部下打死。清军挥师喀什噶尔、和阗,终于在1878年1月扫除盘踞新疆12年之久的阿古柏入侵势力。1882年,清朝又通过谈判收复被沙俄侵占10年之久的伊犁。

    谭嗣同生活在帝国主义不断侵扰、蚕食中国,中华民族危机日益深重的时代。对国家和民族的殷忧,使他自然倾向于讴歌保卫边疆、稳定边疆形势的将士,描写他们的英雄形象。诗中洋溢着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鲜明慷慨的战斗情感。谭嗣同从军新疆并作《西域引》,表现了他强烈的爱国热忱,并贯穿一生。

    为了救亡图存,使中国富强起来,谭嗣同积极投身戊戌维新变法运动。在失败后毅然选择留下来,“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被捕后有《狱中题壁》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在北京宣武门外菜市口临刑前横眉冷对,气宇轩昂,大声高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说罢慷慨就义,义贯云天。

    次年,谭嗣同的灵柩运回家乡浏阳,安葬于城外石山下,墓前华表上镌刻对联云:“亘古不磨,片石苍茫立天地;一峦挺秀,群山奔趋若波涛。”石山无语,松涛有声,谭嗣同为了中华民族的变法富强而英勇捐躯、视死如归的精神,一直激励着后来的人们。 作者:周 轩

稿源: 今日新疆网 责编: 实习生 周率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