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师瓜:不可复制的甘甜

地州要闻 2016-12-01 15:31:51来源:喀什政府信息网
进入论坛
分享到

  因瓜结缘

  千百年来,伽师人在与伽师瓜长期打交道的过程中,对伽师瓜的敬重程度达到了虔诚的地步。

  伽师县夏普吐勒镇扎滚拉村的达吾提·瓦依提从小跟着父亲学种伽师瓜,1992年夏天他把自家和周围乡邻种植的伽师瓜拉到北京卖,由于长途运输导致伽师瓜烂掉,直接亏损了16万元,挫伤了他的积极性,连续两年,他不贩瓜,也不种瓜。

  伽师人对伽师瓜的热爱和执著是打不垮的。两年后,达吾提在种植伽师瓜的同时,相继从事过开出租车、经营饭店、贩卖牛羊。近几年,随着伽师瓜标准化种植技术的普及和伽师瓜市场的不断开拓,有了一定积累的达吾提将伽师瓜种植到了极致。

  自2010年起,达吾提种出来的伽师瓜,喝的是牛奶,吃的是食用油。

  伽师瓜怎么喝牛奶、吃食用油?原来除了底肥施用农家肥和油渣外,在伽师瓜的生长期,每8天为叶面喷施一次被稀释的牛奶,灌溉时倾倒食用油随水流到沟里。为此,达吾提专门养了4头奶牛,容量为200升的整桶食用油,成批量地买回家,只为那80亩伽师瓜,而每亩伽师瓜的成本不算人工费用就超过了3000元,比普通种植每亩700元左右的成本要高得多。

  达吾提说,他从电视上看到有人这样种瓜,觉得很神奇,就把这种方法用在了伽师瓜身上。第一年,他以10亩为实验田,就是要比较一下。

  “口感好得没法说”,这是达吾提比较、总结出来的第一个结果。

  “牛奶是个好东西,直直地被叶面吸收了,顺着瓜蔓曲曲弯弯地到达全身,清油呢,又是上好的肥料,筋骨强壮了,自然不生病虫害,一丁点儿的农药也不用。”达吾提俨然是个权威的专家,一古脑儿地将他这几年积攒下来的经验道出来,反复强调“不好吃才怪呢”。

  达吾提总结、比较出来的第二个结果是更耐保存,其实这才是他的终极目的。

  达吾提贮存伽师瓜的方式也很独特。他采用网兜吊挂的方式,把伽师瓜吊挂在廊下、屋顶下,置身其中,密密麻麻的伽师瓜从天而降,仿佛就是一片伽师瓜的丛林。

  伽师瓜农各显神通,总结、摸索出来的保鲜伽师瓜的方法,虽然土,却极具智慧。

  伽师县克孜勒苏乡古力巴什村的木合特尔·亚生,是贮瓜大户。九、十月间,他家2000平方米的瓜窖可贮伽师瓜100吨。先是以公斤来卖,随着时令的推移,价格越来越高,春节前后,以个来卖,每个伽师瓜不低于50元。一季下来,净利润在10万元以上。

  木合特尔说,冬贮伽师瓜晾瓜是个关键。伽师瓜采摘后,要先在阴凉处晾上一个月。这晾瓜的过程也大有学问。首先要轻摘轻放,避免损伤。然后平稳地运回去,放在铺有沙子的阴凉处一个月。阴凉处的选择,可以是搭建的凉棚,可以是林带下的树阴。总之要通风,让伽师瓜失去些水分,让表皮韧而不皱,以利于贮存。期间,还要为伽师瓜翻次身。

  一个月后,要将伽师瓜移至瓜窖。为节约空间,把伽师瓜放置在一排排的铁架结构的木板阁楼上。

  木合特尔不用温度计,也不用湿度计,完全靠感觉来决定是打开窗户,还是关闭窗户。进入数九天,则在瓜窖里放置一碗水,凭借水碗里水的状态来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若是水碗里有了冰碴儿,则要牵进几头羊来调节温度。羊、瓜共处的和谐生态系统,让伽师瓜安然无恙地度过寒冬。

  目前为止,气调冷库保鲜伽师瓜的技术还没有攻克,不同的土法保存伽师瓜的方法还比较理想,此时保存得逾长,逾是醇香、甘甜,还有淡淡的酒香味道。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既是勤劳智慧的结晶,也赋予了冬春季节里大块朵颐的伽师瓜一种神秘的色彩。

  伽师人经营伽师瓜,既是一种营生,也是一种幸福与趣事。

  与新中国同龄的则克尔·祖弄是伽师县卧里托格拉克镇硕尔伽依乃克村人,是当地有名的伽师瓜经纪人,每年经他销售的伽师瓜不计其数。

  则克尔从1978年开始经销伽师瓜,那时候他就尝试着将伽师瓜销到内地。当时他卖的是散装瓜,由于南疆还未通火车,要先把瓜装到拖拉机上,由拖拉机慢悠悠地拉到吐鲁番大河沿火车站,在那里再把瓜装到绿皮火车上,来来回回地折腾,很多瓜在路上就烂掉了。

  以前运输不方便,损耗大,看着烂掉的伽师瓜要白白地被扔掉,则克尔疼在心里也没有办法。

  后来则克尔靠着多年闯内地市场结识的瓜果经销商,专职做起了伽师瓜经纪人生意。每年伽师瓜上市时,他负责收购伽师瓜,内地瓜果商则住在他的家里负责发车。

  陕西西安人王来成便是其中一位瓜果商。

  1999年7月,王来成来到了卧里托格拉克镇,不懂维语的他遇到了会说点汉语的则克尔。则克尔凭借地缘和人熟的优势,从老乡那里收瓜,将瓜包装成箱后,王来成将瓜发往温州。王来成的收购量让则克尔及乡亲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当年,卧里托格拉克镇及周边乡镇共有3000吨伽师瓜,通过王来成销售到了内地。

  2010年8月,伽师县政府在瓜源富集、交通便利的卧里托格拉克镇成立了伽师瓜交易中心。伽师瓜交易中心占地500亩,是南疆最大的伽师瓜交易中心。每逢伽师瓜上市时,伽师瓜交易中心不仅是伽师瓜的集散地,也是35吨货运平板车的集散地,在这里,一站即可搞定交易、包装、运输。由于货源充足,像王来成这样的瓜果商则不需要千里迢迢到伽师来组织货源了,只需一个电话打给则克尔,要多少则克尔就发多少。在伽师瓜交易中心,像则克尔这样的伽师瓜经纪人不在少数。

  由于不愁没有销路,再加上政府对伽师瓜产业的扶持,伽师农民种植伽师瓜的积极性越来越高。自那时起,则克尔伽师瓜经纪人的头衔声名鹊起。每年经销伽师瓜的纯收入都在50万元以上。

  则克尔靠经销伽师瓜,不仅开上了40万元的牛头车,还于2013年投资130万元建起了1400平方米的瓜窑,依靠土法保鲜在10月份贮存500吨伽师瓜,进入冬季打时令差以个销售伽师瓜。2012年,他还根据卧里托格拉克镇发展红枣业的思路,投资100万元,建立起了红枣加工厂。

  因为伽师瓜与伽师结缘的还有自治区农科院哈密瓜研究中心研究员翟文强。

  1997年6月份,35岁的翟文强作为技术人员来到了伽师县,专门对伽师瓜进行抗病育种及防病栽培的研究与示范。当时,他骑个自行车,背壶水,带个馕,就出发了,午饭就在瓜地里解决。这一待就是三年。

  寒来暑往,20年过去了,翟文强由一名技术人员成长为具有高级职称的研究员,即便在完成项目研发的情况下,仍然关注着伽师瓜,参与伽师瓜的生产与管理。“研究伽师瓜,当然离不开伽师了”,翟文强如此阐述他的伽师情缘。翟文强还说,他在伽师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他在伽师交的朋友也最多,有技术人员,有瓜农,还有伽师瓜经纪人。

  伽师瓜还让素昧平生的人相认、相识。

  2008年7月,伽师县在北京召开伽师瓜品尝推介会。回到家乡的伽师县兴民农产品购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金龙接到了来自北京的电话。“你们的瓜脆甜,口感好,能不能给我发些样品来?”“是伽师瓜,它像哈密瓜一样,是地理标志保护认证产品,发样品没有问题。”原来电话是北京钦韩芬农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钦韩芬从北京打来的,她在给北京沃尔玛超市配送瓜果时得到了王金龙的名片,并与王金龙取得了联系。

  当天,王金龙就挑选了8个商品伽师瓜,贴标、包装后分装在2个箱子里,送到喀什机场,并付了180元的空运费及下站费。第二天,钦韩芬就收到了空运过来的伽师瓜。钦韩芬对伽师瓜相当满意,随后给王金龙单位的账户上打来了1万元钱,王金龙将一吨多商品伽师瓜空运给了钦韩芬。

  由于诚信,相互不认识的王金龙和钦韩芬在伽师和北京之间联通了一条销售渠道。后来,王金龙的单位在喀什地区行政公署驻京办事处设立了伽师瓜直销点,王金龙又建议钦韩芬到直销点购买伽师瓜降低成本。2009年7月,钦韩芬借到阿克苏办事的机会,专程到伽师县看望了打过多次交道却并未谋面的王金龙。

  像这样因为伽师瓜与瓜结缘、与人结缘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它们就像一朵朵美丽的浪花,汇聚成了伽师瓜种植历史的长河,不断前进,继续衍生着美丽的浪花……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崔导胜]
共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